新综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330|回复: 1

牙尖新都之"新都名人:毛主席秘书田家英在大丰的日子"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3-11-26 17:32:1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牙尖上的新都 于 2013-11-26 17:40 编辑


在离新都不远的公路旁,曾经有一尊田家英的雕塑:常青的松柏为他营造出一个小小的林苑,他站在暗红色的花岗石的底座上,皱着眉头,白衬衣的袖口在手臂上卷起,任风高高吹起自己的头发,有点像一个忧国忧民的青年学生。田家英在大丰人的心里,有着不可替代的位置。这一片土地因为来了田家英,人们少受了多少苦,少死了多少人,这里的老老少少,无论是见过他或者没有见过他的,都叫他“田青天”,于是才有先富起来的人,为他塑起了这座雕塑。

这是他的家乡,也是三十八年前他带着工作组来做过调查研究的地方。这里离成都仅五公里,一个叫做大丰地方。他在这里生活工作了将近半年,在这期间他走遍了每个生产队,然后从这里走进了庐山会议,也走进了他生命的第一个风口。

1959年的初春,当田家英和他的调查组从那辆旧吉普车上跳下来的时候,这里还不叫大丰,这里自古流传下来的名字,叫崇义桥。这里是“天府之国”川西平原最富饶的地区,可是当时它和全国一样,也刚刚经受了1958年浮夸风的肆虐,显出一片萧条。人们也刚刚搞过上山炼铁,下地熏土,敞开肚皮吃饭,每月按时“关饷”之类的名堂,甚至一些地方也吹起了“撤房并居”、“砸锅搜碗”的共产风。不过几个月工夫,丰茂的竹林没有了,满圈的猪羊鸡鸭也没有了,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房子没有了,很多人连家也没有了。人们挥霍掉了所有公有的和私有的积蓄,眼下每人每天在公共食堂里的粮食只有4两8钱3厘黄谷,碾成大米不过3两,连稀饭也吃不饱,简陋的医院里已经出现了水肿病人。田家英来到了公共食堂,看见一位老太太因为不小心,打倒了全家人一天吃的一盆稀饭,坐在地上号啕大哭,最后田家英给了老太太五斤粮票,到公共食堂称了五斤麦麸。

大丰的群众被突如其来的饥荒吓坏了,他们眼巴巴地看着田家英,看着这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当了大官的“亲戚”,他们不是想听他说些什么,而是想看他做些什么,能给老百姓带来些什么。这里的干部也处于两难之中。他们既要应付上面下达的“高指标”,又得暗地里护着父老乡亲们。现在,他们还得面对从毛主席身边来的这位“钦差大臣”,真话不敢说,假话又不能不说,他们也提心吊胆地看着田家英,自觉地联合起来,筑起了一堵警惕的高墙。

刚到大丰的时候,田家英大会小会都开了,没有人敢跟他说实话。虽然解放不过十年,可是中国的老百姓已经经历了多次的运动,尤其是刚刚发生的“反右倾拔白旗”。他们知道田主任的官儿再大,也是要走的,他们不愿意在田主任走了之后,全家跟着自己像那些可恶的地主富农一样抬不起头。

田家英也不追问,他照样笑嘻嘻地下乡,要么在地头田间背一个孩子抱一个孩子,被婶子大娘们叫做“送子娘娘”;要么到社员家揭开泡菜坛子尝尝川西坝子有名的泡咸菜,夸奖主妇的手巧。他跑遍了这里的公共食堂,和社员们一起喝照得见人影的稀饭。每当社员干部对他的提问吞吞吐吐顾左右而言它的时候,他也只是笑笑。终于有一天,他找到了生产队长,说是要看看库存。队长忐忑不安地打开保管室的门,田家英看到了一座“粮山”,这就是按照上面的高产指标算下来,队里“应该”积屯的三万斤粮食。田家英也不说话,只是站上去踩了踩,只觉得谷堆松抛抛的。他顺手拿起一根竹竿,往下戳戳,谷子哗哗地往下掉,露出了下面垫着的谷草。生产队长的脸都吓白了。大家都说早晚瞒不过田主任这一关,这下真的让他抓了个现场。可是田家英还是只笑笑,拍拍手跳下来,说嘿嘿这谷子,秕壳真多啊。

田家英还找过新民公社社长罗世发了解情况。罗世发是当时省里树的典型,全国人大代表,省劳动模范,曾作为中国农民代表出访过印度、泰国、缅甸等国家。他的“地盘”上水稻“卫星”亩产达到了三万斤!田主任找了他好几次,他都躲,一头是省委书记李井泉,一头是毛主席的秘书田家英,他一个小小的青年农民,敢说什么?他先是支使三个生产队长去应付,可是田主任还是找到了他,问1958年的产量到底是多么。他支支吾吾地说什么虫吃了鼠吃了,还有抛洒浪费,干湿水分…….实在是说不清楚。田主任看着他,不问了。可是没想到就在即将离开四川时,田主任又找到了他,很诚恳地跟他讲了说大话空话的危害,讲了最近毛主席已经着手纠正浮夸风的一些举动,还讲了工作组已经调查清楚的许多情况…….好多年以后,罗世发含着眼泪对人说:“田主任说得那么诚恳,那么尽情尽理,我还有什么好说的?我就把1958年怎样搞真假两本帐,报得产量是怎样做得假,都一五一十地对他讲了……”

也就是罗世发的这个材料,后来被田家英带到了庐山会议上。再后来毛泽东根据田家英在大丰反映的情况下达了《党内通讯》,提倡“包产落实、合理密植、节约粮食、要讲真话”等六条精神。田家英让人找了个口齿清楚的女孩子当广播员,一连好几次用大喇叭向社员广播这份《党内通讯》,推行合理密植,闹得附近的人们都跑来打听:怎么大丰的政策和我们那里不一样?

就这样,田家英微笑着,却也胸有成竹地在大丰工作着,那年他37岁。早在13岁时,田家英便立下了“走遍天下路,读尽世上书”的志向。当他在地下党的帮助下和好几个要好的同学一起到达延安时,还不到16岁;他的那篇《从侯方域说起》以老道的文笔引起毛泽东的注意而把他招至身边时,他才26岁。解放以后,田家英已成为毛泽东了解农村情况的得力助手,从调查合作化运动开始,他跑过全国许多地方,他搞的情况调查,成为毛泽东“亡羊补牢”的基本依据,他的正直和诚恳,才华和干练,尤其是对工作的认真和热情,深得毛泽东的信任和赞赏。在大丰工作期间,田家英在省委招待所礼堂作过报告,面对省市委的干部们,田家英毫不客气地大讲刚刚发生的浮夸风的危害,对先是大吃大喝“胀死人”后来又没吃没喝“饿死人”的现象作了尖锐的批评。大丰人也都知道,除了《党内通讯》之外,田家英还给毛泽东写过好多材料,经常看到“毛选办”给田家英寄来的信件。田家英在毛泽东身边工作了多年,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和实事求是的工作作风,早已深入他的内心,成为他为人处世的基本原则。他和社员们一起到十多二十里外的城里拉粪,还在途中建立了一个食堂,为每个拉粪的社员补贴半斤米的干饭。有一次遇上下雨,他和秘书逄先知、警卫员李文才一起,跑到省委招待所缠着要“住店”,看着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“拉粪的”,守门的大爷几乎要发火,最后还是田家英打电话叫来招待所的所长才解了围。田家英爱说笑话爱开玩笑在群众中出了名,即使是做思想工作,常常也是先给你讲个故事。大丰的人们喜欢穿着工农蓝中山装、卷着裤腿、穿双军用布鞋的田家英,喜欢他的宽怀大度,喜欢他的谦和开朗。

他的关于“人民富了国家才可能富”的想法,在大丰的时候就有了雏形。在新都区档案局里,珍藏着田家英带领工作组起草的十几份文件,这些文件涉及农村当时状况的方方面面。
历史揭秘:毛泽东秘书田家英死因真相
http://bbs.510125.net/forum.php? ... 95&fromuid=4981  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新都综合信息网 ( 蜀ICP备07504139号 )

GMT+8, 2018-10-23 23:21 , Processed in 1.372686 second(s), 9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